Author: wchao37

Commemorating the 1937 N anjing M assacre in words and pictures [Copy link] 中文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30:13 |Display all floors

97.9%大学生铭记南京大屠杀 但半数不知是哪天

  中新网12月13日电 今天是30万同胞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中遇难67周年的祭奠日,中国青年报报道,昨天,南京师大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公布了一项调查结果道“当代大学生如何看南京大屠杀”。

   调查结果表明,97.9%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南京大屠杀是不容篡改和否定的历史事实;93.4%的人认为,必须加强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的教育,让人们勿忘国耻;62.4%的人认为,既应该牢记历史,也要缔造中日和平的未来。

  不过,调查也表明,半数以上的人还不知道这个纪念日是哪一天,也没有去过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另外,当调查问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是否应申报世界遗产?有73%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应该”。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32:03 |Display all floors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渐陨落 我们拿什么承载历史

  中新网12月13日电 现代快报报道,据了解,1984年,有关部门统计出南京当时发现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有1700人,而今年只剩下400余人,且这个数字正快速地减少。不少南京市民提出,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正在逐渐老去,作为活的证据,他们的远离是一种损失;而作为民族的精神,我们将用什么来承载着这种精神?

  沉重的历史瞬间

  李秀英离开后,她的后代就曾经向记者表示,想为母亲留下一尊像,是为了母亲生前的愿望,希望老人的形象能留下来,让后人记得沉甸甸的血泪历史。

  家住五老村的尹德银老人已经84岁,对于67年前的那段经历,已经很少有人问及,记者一提起,老人的话匣子就关不住了。“我当时17岁,从南京逃回了禄口农村,两个日本兵在我身后打了三枪,都没中。”在那次劫难中,尹德银的父亲被抓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当记者提起为幸存者们留下塑像时,老人笑笑,“都走了”。老人曾经与几名大屠杀的幸存者保持着联系,但近几年一个一个都离开了,老人摆摆手,“没人了”,眼里流露出一丝无可挽回的无奈。

  杨竹英奶奶现在住在马鞍山,1937年的时候,她14岁,站在自家房顶上亲眼看见了日军在下关挖万人坑,“都是青壮年,用绳子串在一起,活埋了。”老人现在常给自己的孩子们谈起67年前的所见所闻,老人的儿子陈先生告诉记者:“我的母亲每天都在提醒我那段历史,而现在很多年轻人似乎对此有些淡漠了,如果真的可以有这么一个蜡像馆,那就太好了,去参观的人都可以看到那段血腥的历史。”

  用蜡像传承历史

  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张连红教授始终认为,把李秀英充满坎坷的人生和敢于反抗的精神留在人间、留给后人,是非常有必要的,而老人的一尊像正是一个载体。

  张连红表示:“老人不仅经历了大屠杀,而且拼死反抗,最终死里逃生;解放后,她又参与了国际审判,勇敢地站出来指证残暴日军;晚年,听说自己的经历遭人质疑,老太太再一次拍案而起,毫不恐惧,直到逝世的那一刻,日本的官司是她的一块心病。李秀英的人生是不同寻常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她是大屠杀幸存者中的一个典型。”

  张连红认为,塑像能够让老人的形象立体起来,提醒后人不要忘记这些老人用一生的遭遇换来的精神财富。

  作为一种纪念形式的尝试,在2年前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祭奠广场上,一条印有大屠杀幸存者和重要证人脚印的铜版路正式开铺;同时,路的两边则是按照1比1的比例立起2座铜像,分别是9岁时被日军子弹打穿右肩膀的倪翠萍老人和20岁时被子弹打穿了右腿的彭玉珍老人。在2座铜像前,参观者都会凝视很久。工作人员说,群像的塑造或许可以成为扩建后的纪念馆可以考虑的一个项目,目前市政府还未公示扩建的具体内容,市民也可就此建言,纪念馆将尽力留住能留住的。(张波 吴宏)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33:44 |Display all floors

南京市民建议为大屠杀幸存者做蜡像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让所有中国人刻骨铭心!67年过去了,往年的这一天,李秀英老人的身影总会出现在各种活动中,而今年,她先走了。“能否为李秀英等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做蜡像,并设立一个蜡像馆。”11日,有读者建议:“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当我们靠近蜡像的时候,完全可以把它当成人物本身;面对蜡像,就好像是面对着一个历史人物,这给人的震撼力是很强的。”

  南京大学文化遗产专家贺云翱说:“目前,很多国家将历史人物、政治精英、文化名人等等做成逼真的蜡像,供人瞻仰。所以,从文博界的发展来说,这是非常可行的。”

  贺教授觉得,老人既然已经离开,那么世间能留住的除了文字、影像包括纪念馆曾经制作的手印、脚印外,就是塑像,这塑像是一个载体———历史的载体,它在不断提醒我们。“我们不仅仅是为了记住而记住历史,更不是为了仇恨而记住历史,我们应该通过了解历史而反省历史、反省战争,最终的目的是追求人类的理性、和平,继而走向文明。"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38:12 |Display all floors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工程启动

12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向21位幸存者代表颁发了首批证书。援助协会会长秦杰呼吁:“在悼念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67周年之际,我们希望海内外和平人士能够对这场侵略战争的受害者给予更多的关爱和帮助。”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颁证仪式上,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骆中洋老人说:“1937年12月13日这个血腥的日子,对我们这些幸存者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在那场罪恶的战争中,亲人被屠杀,我们自己也亲身受到伤害,这段屈辱的历史永远不会被忘记。多年来,我们这些幸存者得到了国家的关怀和帮助。我们衷心感谢社会各界的关爱。”

  今年8月15日,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倡议下,由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以及关心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海外团体、个人,在南京成立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来自美国纽约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加拿大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日本神户华侨总会等7个国家的和平友好团体及一批幸存者个人加入了该会。

  协会的宗旨是“关注战争受害者、援助历史见证人”。协会成立后,已经对李秀英(刚去世)等10多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实施了援助,市有关部门对南京市的170多位幸存者发放了援助费。在昨天的仪式上,秦杰表示,协会将竭尽全力,努力工作,致力于创造一个关爱与互助的环境,使急需帮助的幸存者,能在协会中得到生活上的帮助和精神上的慰藉,以安度晚年。

  此次发放的证书,是在对幸存者的身份和受害等自然情况进行了完整核实之后统一制作的,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身份的证明。凭该证可以享受政府或社会各界给予的援助及优惠政策,并且可以免费参观南京市的7个文化场馆和景点。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介绍:1985年,纪念馆成立之际曾在南京10个区寻访到1756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到1991年夏季对他们进行回访时,发现已有300多人去世;1997年,1.4万多名中日学生寻访到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目睹者、见证者2460多人,其中幸存者有1213人。据目前估计,这些幸存者中还有400多人在世,这些幸存者大多为八旬高龄的老人,体弱多病。

  据悉,我市179位幸存者近日将陆续领到证书。又讯(记者许震宁肖姗)昨天上午,改版后全新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网站正式开通()。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曹劲松点击开通了网站。

  据介绍,该馆为了扩大南京大屠杀史实宣传,早在1996年就建立了场馆的专业网站,在国内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2000年,又依托南京龙虎网建立了南京大屠杀网站。新开通由该馆自行管理的网站,在内容结构的配置、网页效果的设计等方面,都做了全新的尝试,尤其是新增了动态的内容,通过视频方式发布,大大改善了效果.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43:13 |Display all floors

In contrast: what we do for a country that killed and raped our compatriots in

This shows we are not vengeful.  We need acknowledgment and a written, official apology from Japan.  We need such acknowledgment  to prevent future atrocities.  When this is not forthcoming, there is widespread discontent.  

Why should that be surprising to anybody?

“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赵亚辉 吴敏


  1月2日清晨,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分队队长候世科带领6名医疗人员乘车赶往距离大本营40余公里外的一家医院。

  这家名叫INSTALASI GAWAT DARURAT的医院位于班达亚齐的郊区,地势较高,建筑没有遭到明显破坏,但在海啸中,医生和护理人员全部死亡或者失踪,只剩下一名行政官员幸存,医院彻底瘫痪。医院的附近现在居住了几万灾民,大约1万左右的灾民需要医疗救助。每天都有大量的病人来医院求诊,但是他们总是带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归。不少灾民的病情正在逐渐加重。

  昨天下午,中国国际救援队接到当地卫生局的求援后,当即由中国国际救援队队长、首席医疗官、武警总医院副院长郑静晨带领6名专家,考察了这所医院的情况。专家们随即决定,将帮助当地卫生局重建恢复这家医院。

  很多灾民在前一天晚上已经得到了中国救援队即将到来的消息,早早地守候在医院门口。医疗队一下车,就马上展开了工作,迅速建立了内科诊室、外科诊室和留观输液室。在短短一个小时里,他们就诊治了30名病人。医疗分队队长、武警总医院医疗科科长候世科介绍说,这些病人以挤压伤、擦伤为主,由于缺少医药,几乎全部都已经感染。

  记者亲眼看到一名病人的右肘关节处有一个10厘米X10厘米的大创口完全感染化脓,爬着一些小虫子,散发着恶臭。吴学杰医生马上为他彻底清创。

  这家医院有两部车,一直在不停地运送病人,没多久医院门口就排起了长队。开车的司机阿瓦达用简单的英语和手势说:“中国,在我心中,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另外两支医疗小分队一支留守在营地的野战医院接待来诊的病人,另一支在亚齐机场的灾民区建立了医疗点,今天上午就巡诊了220名病人。

  中国的救助活动经过印尼媒体报道,在当地也产生了很大的反响,灾害评估专家张晓东在市区执行任务时,当地一位素未谋面的中年人问他:“你是中国救援队员吗?” 张晓东说,“你怎么知道。” 中年人说:“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你们来了,中国救援队,是好样的!”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50:25 |Display all floors

Now come the pictures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56:06 |Display all floors

Now come the pictures

Buried alive -- can't get clearer than that.
200501040356de73.jpg

Use magic tools Report

You can't reply post until you log in Log in | register

BACK TO THE TOP
Contact us:Tel: (86)010-84883548, Email: blog@chinadaily.com.cn
Blog announcement:| We reserve the right, and you authorize us, to use content, including words, photos and videos, which you provide to our blog
platform, for non-profit purposes on China Daily media, comprising newspaper, website, iPad and other social media accou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