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wchao37

Commemorating the 1937 N anjing M assacre in words and pictures [Copy link] 中文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16:11 |Display all floors

原南京审判日本战犯法官亲属:历史定论岂能推翻

 中新社南京十二月十三日电:“六十七年前,侵华日军在南京残杀三十万中国人,犯下滔天罪行,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战后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已经从法理上给予历史定论,绝不允许任何人肆意推翻、篡改。”

  今天下午,来自台湾、安徽等地的原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法官亲属聚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纷纷谴责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并用事实驳斥了日本右翼分子否定南京大屠杀的论调。

  一九四六年五月,由中国、美国、英国和前苏联等十一国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开庭审判日本二十八名甲级战犯,经过两年半的审判,以大量确凿的证据判处发动侵华战争首犯东条英机以及南京大屠杀主犯松井石根等七名甲级战犯绞刑。与此同时,中国也在南京、上海、北京等十个地方成立审判日本战犯法庭,其中南京军事法庭专案审理了南京大屠杀一案,判处主犯谷寿夫及杀人比赛的刽子手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等人死刑,使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石美瑜先生是原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审判长。今天下午,专程从台湾赶来的石美瑜先生遗孀石沈和玉及其儿子石南阳,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捐赠了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的起诉书、判决书、会议记录、询问记录、照片等一百一十七件珍贵史料,其中包括该法庭审判谷寿夫、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的判决书原件。

  石南阳说:“捐赠史料是父亲生前的遗愿。这些史料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铁证,日本右翼妄图否定大屠杀史实,只能是徒劳。”

  原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法官叶在增遗孀万荣琳、其子叶于康也来到纪念馆。叶于康说:“南京大屠杀给全体中国人民留下了永久的伤痛,当年军事法庭的正义审判大快人心。如今,一些日本右翼企图推翻历史定论,这是对南京大屠杀三十万遇难者的再次加害,对此,中国人民以及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决不会答应。”

  原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法官葛召棠之子葛文衡呼吁要对日本右翼妄图复活军国主义保持警惕。他说,当年日军侵华战争的责任在于一小撮军国主义者,广大的日本人民与中国人民一样都是战争的受害者。中日两国人民都有责任牢记历史,决不能让历史悲剧重演。(王国安)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18:49 |Display all floors

中国悼念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67周年

  警报再次拉响,白鸽高高飞翔——12月13日,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30万同胞遇难67周年的祭日。上午10时整,南京市再次拉响了警报,江苏省暨南京市各界人士,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及其家属,以及来自日本民间团体的友好人士等海内外朋友共2500多人,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了国际和平日集会。

  江苏省政协副主席陆军发表了讲话。他说,67年前发生在南京的大屠杀事件,是二战史上3个特大惨案之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略中国时犯下的最惨无人道的法西斯暴行,它给中国人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伤痛。今天,我们在这里重温历史,悼念遇难同胞,就是为了警策世人,以史为鉴,永远不让历史的悲剧重演;就是为了揭露和批判日本一小撮右翼分子否定侵略、妄图翻案、重走军国主义老路的图谋;就是为了教育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不忘国耻,深刻铭记“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教训。
  集会在中国青少年和日本友好团体人士共同合唱的和平之歌的歌声中结束。

  祈祷世界和平法会举办
  12月13日上午8时30分,日本佛教徒和平访华团与南京市毗卢寺的僧人,共同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祈祷世界和平法会。
  在和平法会上,日本京都临济宗妙心寺派灵云院住持则竹秀南法师,高声吟诵了自己为悼念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写的一篇偈文:“色即时空般若门,如如实性本无痕,诵经忏悔南京晓,前事不忘和最尊。”
  毡痉鸾掏胶推椒没?磐懦ぁ⑷毡揪煌磷诒驹杆屡晌饔铀伦〕止沅?袼担骸拔颐且恍?4人昨晚8时20分到达上海,因为遇上大雾,车子开了一夜,今晨6时才赶到南京。我们这么做是因为大家感到对宣传和平有责任,日本对历史的过错需要自省。现在日本右翼势力很猖獗,军国主义正在复活。我们要为日中两国的友好做贡献。我是名古屋人,当年名古屋第三师团参加了南京大屠杀,我要向大屠杀遇难者和幸存者表示深深的歉意。”

  南京大屠杀史见证会召开
  12月13日下午,为维护正义审判和历史定论,原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法官遗属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南京大屠杀史见证会”。
  会上,专程从台湾赶来的原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审判长石美瑜的遗孀石沈和玉、儿子石南阳,向纪念馆捐赠了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的起诉书、判决书、会议记录、询问记录、照片、书籍等117件珍贵文物史料,其中包括该法庭审判战犯谷寿夫、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的判决书原件。石南阳说:“将这些文件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也是我父亲的遗愿。这些文件足以证明日本侵略者南京大屠杀的罪行,谁想否认是不可能的。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种灭绝人性的惨剧。”
  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表示,当年,正是这些珍贵文件伸张了正义,为历史作了定论,让战争罪犯得到应有的下场。这批捐赠的史料对深入研究南京大屠杀有着重要价值。

  北京

    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座谈
  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12月13日召开座谈会,纪念南京大屠杀中国同胞遇难67周年。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中共中央党校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在座谈会上发言。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常务副会长杨正泉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中国和日本作为有重要影响的国家,对亚洲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肩负着重大责任。发展中日两国关系,不能也无法回避历史问题。日本右翼分子极力否认南京大屠杀这一事实。日本政府主要领导人一再参拜靖国神社,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由于用英文著述揭露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最近不幸去世,与会专家学者表示深切哀悼。

  日本老兵赠反战版画
  日本侵华战争老兵岛亚坛12月13日向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赠送其描绘侵华战争的版画作品,以悼念南京大屠杀中死去的30万中国民众。
  这批名为《三光》的小幅作品共30张,反映了侵华日军“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描绘了他们对中国人斩首、强奸、剖腹、辱杀的情景。画面上的日本兵头部皆为骷髅形象。
  “画成骷髅是为了表达:这是一场非人的、魔鬼的战争。”岛亚坛说。
  出生于1920年的岛亚坛1943年来到中国,在驻扎于山东的中岛旅团中担任情报人员。1945年,他被苏联红军俘获,关押在西伯利亚战俘收容所,1950年被转移到中国抚顺战犯管理所。在1956年的审判中,他被中国政府免于起诉,回到故乡。
  岛亚坛还记得宣布释放的那天,一位金姓教官对他说:“我们恨的是战争的罪行,并不是某个人。你已经改造了11年,出去之后要为和平做出贡献。”
  “我本来应该被判死刑的,但中国人不仅放我出去,还对我有莫大的期待。我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岛亚坛说。
  1975年,拥有绘画专长的岛亚坛开始创作《三光》系列版画。“我画版画是为了揭露这场战争的本来面目,追究那场战争发动者的责任,并警告今天妄图重演那场悲剧的一些人。”他说。
  在日本展出这批作品后,岛亚坛数度受到右翼分子的恐吓。但是他说:“我并不害怕,这只是我谢罪的第一步。我已经做好了死的心理准备。”
  “60年来,我内心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因为我还没有向中国人说一声:对不起。”84岁的岛亚坛向200名在场的中国小学生三鞠躬。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21:01 |Display all floors

四海共祭家国魂:旧金山华人建“南京祭”堂

“五洲同怀民族情,四海共祭家国魂。”这副醒目的挽联挂在了旧金山“南京祭”大堂的正中央,表达了海外侨胞对过去那段惨痛历史的哀思。

  据美国星岛日报报道,旧金山华人同时追悼了著名的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纪念她为了将“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公诸于世所作出的不朽贡献。

  据了解,今年是“南京大屠杀”六十七周年,每年为了纪念在这次大屠杀中牺牲的中国民众,为了警醒世人,为了控诉日本军国主义的暴行,世界各地都会在十二月的上旬举办“南京祭”。

  除了旧金山以外,包括南京、侯斯顿(Houston)、圣地亚哥、圣路易斯(St. Louis)、纽约、新泽西、维珍尼雅(Virginia)等地都会在近日举办类似的活动,而今年已经是湾区连续第九年举办“南京祭”。

  不要仇恨只要和平

  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会长李竞芬在发言说,南京大屠杀已经过去六十七年了,举办南京祭是希望当年遇难的同胞可以瞑目,“我们不要仇恨,希望世界和平。但是要提一点要求,就是日本的军国主义要正式的道歉赔偿。张纯如是我们的英雄,为我们做了许多事情,我们会永远怀念她。同时会帮助更多的人,把我们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的理念确实地落实。”

  新泽西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会长李培德是一名历史系教授,他表示新泽西将在今(十二)日举办“南京祭”,祭奠的会场就是张纯如一九九七年在罗根斯大学发表《南京大屠杀》新书演讲的礼堂,届时会有二十多个社区团体参加。

  张纯如唤醒世人   

  李培德认为张纯如的著作和她的演讲震醒了整个新泽西的华人社区,在此之前很少有人提起这件事情。他本人也因此开了一门“亚太战争史”的课程,至今已有七年。另外更为此编写了一本《日本战争罪行》,并在一年前创办了新泽西史维会。

  对于张纯如的去世,李培德表示新泽西的华人都非常悲痛,因此今日在新泽西举办的“南京祭”和张纯如追悼会得到了社区各界的热烈响应。

  代表圣荷西选区的加州参议员艾奎斯特专程到场表示对南京大屠杀和张纯如的悼念,她表示曾亲自去过南京和大屠杀纪念馆,知道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

  她更谴责日本军国主义至今仍然不肯承认对中国民众所犯下的罪行。艾奎斯特赞扬张纯如是一位出色的、有智能的女性,为“南京大屠杀”提供了真实的记录和宝贵的文献。

  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刘津坤领事代表中领馆出席了“南京祭”。张纯如的父母昨日出席祭奠,并感谢各界对张纯如的厚爱。旧金山大法官邓孟诗和郭丽莲、华商总会代表,以及各社区组织的代表等二百多人出席了祭奠。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23:53 |Display all floors

原南京军事法庭法官遗属举行南京大屠杀史见证会

13日下午,为维护正义审判和历史定论,原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法官遗属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南京大屠杀史见证会”。

  会上,专程从台湾赶来的原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审判长石美瑜的遗孀石沈和玉、儿子石南阳,向纪念馆捐赠了南 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的起诉书、判决书、会议记录、询问记录、照片、书籍等117件珍贵文物史料,其中包括该法庭审判战犯谷寿夫、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的判决书原件。石南阳说:“将这些文件捐赠给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也是我父亲的遗愿。这些文件足以证明日本侵略者南京大屠杀的罪行,谁想否认是不可能的。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这种灭绝人性的惨剧。”

  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表示,当年,正是这些珍贵文件伸张了正义,为历史作了定论,让战争罪犯得到应有的下场。这批捐赠的史料对深入研究南京大屠杀有着重要价值。

  原南京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法官叶在增的遗孀万荣琳、儿子叶于康及其孙辈,法官葛召棠之子葛文衡,以及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专家学者代表等参加了见证会。58年前,由中国、美国、英国和苏联等11国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于1946年5月对日本28名甲级战犯正式开庭审判,经过两年半的审判,以大量确凿的证据判处发动侵华战争首犯东条英机、南京大屠杀主犯松井石根等7名甲级战犯绞刑。与此同时,中国也在南京、上海、北京等10个地方成立审判日本战犯法庭,对日本乙、丙级战犯进行了审判。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专案审理了南京大屠杀一案,判处主犯谷寿夫及杀人比赛的刽子手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等人死刑,使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得到应有的下场。

  到会的法官遗属纷纷谴责了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充分肯定了两个法庭对日本战犯的正义审判。他们表示,两个法庭的审判,使正义战胜了邪恶,用铁的事实批驳了日本右翼分子的谎言。作为当时审判日本战犯的法官亲属,他们有责任维护这一历史定论。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25:02 |Display all floors

江苏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事迹写进教科书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67周年祭日前夕,幸存者李秀英离开了人世,但人们无法忘记,她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对侵华日军的英勇反抗,以及上世纪90年代赴日索赔的事迹。让人高兴的是,昨天记者意外获悉,李秀英事迹已被写入江苏省小学生课本中,并且,书中关于南京大屠杀史实所占篇幅超过我国以往所有小学教科书,长达12页。一位历史学者获悉此事后备感欣喜,认为此书将历史与现实拉近的写法,值得肯定。还有学者认为,我国的历史教科书通常写作方式偏于枯燥,与现实脱节,需要反思。

  《李奶奶身上的伤痕》

   记者昨天意外获悉,李秀英老人在南京大屠杀中的亲身经历,将出现在江苏小学生的课本里!昨天,记者了解到,在明年春天与江苏小学生见面的“苏教版”五年级下册《品德与社会》教材中,第四单元第11课的总标题就叫《李奶奶身上的伤痕》,该课用12页的篇幅向小学生们全面讲述南京大屠杀的真相。

  记者昨天看到了正在版面设计阶段的这本新教材。第11课中,先以小标题《无法愈合的创伤》引出1937年12月开始的南京大屠杀历史事实,指出侵华日军对无辜居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进行了长达6个多星期的血腥屠杀,屠杀总数达到30万人以上。紧接着一篇标题为《李奶奶身上的37处伤痕》的文章,讲述了李秀英老人在南京大屠杀中的遭遇。

  与以往教科书不同的是,该课在揭露了侵华日军暴行后,还用一定篇幅讲了今天日本不承认历史的态度。末尾也让人耳目一新,直接以讨论的方式向学生提出了两个问题,即对日本今天不承认历史的行为,是应该报复呢,还是该“认清历史,避免悲剧重演”。有历史学者认为,这是个敏感的话题,但即使是对成人来说,也是很现实的话题,本课以通俗易懂的方式,指出孩子们学这段历史的是要“认清历史,避免悲剧重演”。

  本课还有一些别的以往教科书没有的特点,如特别设计了某小学学生搜集南京大屠杀证据的内容,引导学生用自已的眼睛发现历史。据透露,最近两天,该教材就付印了,明年春天可以正式出版。

  “将历史与现实拉近”

  记者注意到,《李奶奶身上的37处伤痕》文章虽说总长只有近500字,但引人注意的是,短文第一段在讲清了史实后,第二段写到了两年前李秀英的生活,这受到历史学界学者的关注。该段如下:

  “忆起当年的痛与恨,李奶奶至今刻骨铭心。‘我记得我没有流一滴眼泪,因为我已经不知道哭了!’李奶奶述说往事的时候神态很平静,只是不停地让记者看她脸上的刀伤,鼻子、嘴边、眼角、脸颊无处不是,触目惊心。据他儿子讲,他妈妈常年受这些旧伤困扰,一到阴天或雨天,眼睛就直淌眼泪,而鼻子上的伤更让她痛苦不堪,喝茶、吃稀饭时,往往是嘴里进鼻子里出,更不用心灵上的创伤了。”

  而在该段之下,教科书又为小学生们留了一道思考题:你能体会日本鬼子的残害带给李奶奶的生活不便和精神痛苦吗?在文后,还建议孩子们以律师的身份为李奶奶写一封控告信。

  该书的责任编辑,江苏教育出版社金玲女士介绍,这本18万字的书,共有13课,第11课全部是南京大屠杀的内容,占了很大的篇幅。在去年编写这本课本的时候,编写组的老师们就一致通过要以大篇幅让学生们了解南京大屠杀。当时考虑要通过真实的个案,去真正震憾孩子们的心灵。让他们通过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一位老人的亲身经历,对南京大屠杀的罪恶有一个真实的了解。

  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主任张连红教授昨天获悉此事后,对该教科书表现出极大兴趣,他个人认为这是一本优秀的教科书,优秀之处在于没有停留在枯燥地讲述史实,而是将历史与现实拉近,告诉孩子过去的战争给今天还活着的人带来的伤害,给我们民族带来的伤害。最重要的,是它能够注重启发,让孩子们认清历史对今天现实的影响,告认孩子怎样正确面对现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思路。

  “传统编写需要反思”

  “将历史与现实结合起来,以非常生动的形式向学生传授历史知识,引发人们对现实的思考,这是这本教科书成功的地方。同时我也认为,我国传统的历史教科书编写也可以借鉴这种方法。”张连红不仅是一位历史学者,也是一位多年从事历史教学的老师,他个人认为,我国传统的历史教科书如小学、初中和高中的教科书,多偏于叙述史实,有些刻板、教条,失于大而空,不形象,让人觉得“历史是死的,不是活的”,而事实上,“历史应该是活的,起码是写给今天活着的人看的,学历史是为了总结历史规律,更好地解决今天的问题”。

  记者昨天特意搜集了目前江苏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历史课本,在“南京大屠杀”内容上,的确偏于叙述史实。一位中学历史老师认为,“现在的历史教科书比较枯燥,仅仅停留在叙述史实的层面上,偏于让学生死记硬背,而不注重让人从历史中学习规律性的东西,用于实践”。一位多年教历史的高中老师也有同样的感受,他认为我国传统的历史教科书编写需要反思。快报记者 宫靖 黄艳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28:25 |Display all floors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日本老兵赠送中国反战版画

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67周年祭日,日本侵华战争老兵岛亚坛13日在此间向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赠送其描绘侵华战争的版画作品,以悼念大屠杀中死去的30万中国民众。

  这批名为《三光》的小幅作品共30张,反映了侵华日军“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描绘 了他们对中国人斩首、强奸、剖腹、辱杀的情景。画面上的日本兵头部皆为骷髅形象。

  “画成骷髅是为了表达:这是一场非人的、魔鬼的战争,”岛亚坛说。

  出生于1920年的岛亚坛1943年来到中国,在驻扎于山东的中岛旅团中担任情报人员。1945年,他被苏联红军俘获,关押在西伯利亚战俘收容所,1950年被转移到中国抚顺战犯管理所。在1956年的审判中,他被中国政府免于起诉,回到故乡。

  岛亚坛还记得宣布释放的那天,一位金姓教官对他说:“我们恨的是战争的罪行,并不是某个人。你已经改造了11年,出去之后要为和平做出贡献。”

  “我本来应该被判死刑的,但中国人不仅放我出去,还对我有莫大的期待。我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1975年,拥有绘画专长的岛亚坛开始创作《三光》系列版画。“我画版画是为了揭露这场战争的本来面目,追究那场战争发动者的责任,并警告今天妄图重演那场悲剧的一些人。”

  在国内展出这批作品后,岛亚坛数度受到右翼分子的恐吓。但是他说:“我并不害怕,这只是我谢罪的第一步。我已经做好了死的心理准备。”

  “60年来,我内心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因为我还没有向中国人说一声:对不起。”84岁的岛亚坛向200名在场的中国小学生三鞠躬。

  在谈到日本政界和民间的右翼反华势力时,他说,只有每一个日本人都能体验战争的痛苦,人道地反省错误,自觉承担道义上的责任,日本民众企盼的和平才能够实现,战争的创伤才能愈合。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5-1-4 03:28:31 |Display all floors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日本老兵赠送中国反战版画

在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67周年祭日,日本侵华战争老兵岛亚坛13日在此间向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赠送其描绘侵华战争的版画作品,以悼念大屠杀中死去的30万中国民众。

  这批名为《三光》的小幅作品共30张,反映了侵华日军“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描绘 了他们对中国人斩首、强奸、剖腹、辱杀的情景。画面上的日本兵头部皆为骷髅形象。

  “画成骷髅是为了表达:这是一场非人的、魔鬼的战争,”岛亚坛说。

  出生于1920年的岛亚坛1943年来到中国,在驻扎于山东的中岛旅团中担任情报人员。1945年,他被苏联红军俘获,关押在西伯利亚战俘收容所,1950年被转移到中国抚顺战犯管理所。在1956年的审判中,他被中国政府免于起诉,回到故乡。

  岛亚坛还记得宣布释放的那天,一位金姓教官对他说:“我们恨的是战争的罪行,并不是某个人。你已经改造了11年,出去之后要为和平做出贡献。”

  “我本来应该被判死刑的,但中国人不仅放我出去,还对我有莫大的期待。我的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1975年,拥有绘画专长的岛亚坛开始创作《三光》系列版画。“我画版画是为了揭露这场战争的本来面目,追究那场战争发动者的责任,并警告今天妄图重演那场悲剧的一些人。”

  在国内展出这批作品后,岛亚坛数度受到右翼分子的恐吓。但是他说:“我并不害怕,这只是我谢罪的第一步。我已经做好了死的心理准备。”

  “60年来,我内心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因为我还没有向中国人说一声:对不起。”84岁的岛亚坛向200名在场的中国小学生三鞠躬。

  在谈到日本政界和民间的右翼反华势力时,他说,只有每一个日本人都能体验战争的痛苦,人道地反省错误,自觉承担道义上的责任,日本民众企盼的和平才能够实现,战争的创伤才能愈合。

Use magic tools Report

You can't reply post until you log in Log in | register

BACK TO THE TOP
Contact us:Tel: (86)010-84883548, Email: blog@chinadaily.com.cn
Blog announcement:| We reserve the right, and you authorize us, to use content, including words, photos and videos, which you provide to our blog
platform, for non-profit purposes on China Daily media, comprising newspaper, website, iPad and other social media accou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