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smile_elle

作者的英文牛,译者更牛 [Copy link] 中文

Rank: 4

Post time 2010-5-16 20:41:29 |Display all floors
Snowflakes have melted into water, we are no more together.
雪花渐融,妾与君天涯各一方
Snowflakes have melted,wo are seperated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1

Post time 2010-6-11 10:54:11 |Display all floors

cool(join english group:110212795)

this translation is great! welcome to join Apple Eden Senior English Group to exchange ideas in real time.(group number:110212795)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1

Post time 2010-7-12 14:50:46 |Display all floors
cool,magic english.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4

Post time 2010-7-14 23:26:11 |Display all floors

科技帝国欣欣向荣,文学世界悄然无声

科技帝国欣欣向荣,文学世界悄然无声
————————by  micfederer

孩提时代,我便喜爱“探索文学”。那时,我常想:假若人人都熟知Proust、Joyce或者T. E. Lawrence,抑或Pasternak、Kafka,该多令人兴奋啊!后来,我才知道,平民百姓很难理解这种高雅文化。林肯年轻时居住偏远,但他却读过Plutarch、Shakespeare和《圣经》。不过,他毕竟是林肯。

此后,我曾乘车游历于中西部地区,并常常踏入镇上的图书馆。我发现爱荷华基奥卡克或密歇根本顿港的居民经常借Proust与Joyce,甚至是Svevo及Andrei Biely的著作。D. H. Lawrence也颇受欢迎。每念及此,我就会想起上帝愿意为了十位义士而宽恕索多玛的故事。基奥卡克绝非是像极了罪恶之都索多玛,《追忆似水年华》中的Charlus亦非为本顿港所倾倒。只是,在我心中,一股冲动油然而生,这是一个强烈的愿望:在高雅文化绝不可能涉足之处找寻它的蛛丝马迹。

我写小说已有几十个年头了。其实,自事业起步,我便明白这个行当是靠不住的。20世纪30年代,芝城一位上了年纪的街坊曾跟我说起他为各家低俗杂志社写小说的事。“街区的人常常见我闲逛、修修灌丛或是刷刷栅栏。他们都纳闷:他怎么不去工作?可我就是搞写作的,我有Argosy和Doc Savage的约稿。”说话间,他脸上挂满了忧郁,“在他们眼里,写作算不得什么活计。”可能是他从我身上察觉到了些许文人气息,认为我可能会同情他的遭遇;又或者,他试图劝诫我要随大流。不过,为时已晚。

创作伊始,曾有人告诫我,小说如今已风光不再了,就像是为历史掩埋的城墙或十字弓。没有人乐意违逆历史。Oswald Spengler在30年代初拥有众多读者,他断言:陈腐不堪的古老文明行将就木。因而,他建议年轻人要远离文艺界,适应机械化潮流,成为工程师。

在时代的潮流中,你质疑改革派历史学家的观点,并对他们的论点嗤之以鼻。年轻时,我万分敬仰Spengler。即便那样,我还是无法接受他的论断。于是,我在心中满怀尊重与羡慕地默默道:滚开!

六十年过去了,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华尔街日报》上读到了现代的Spengler风格。与Spengler不同,Terry Teachout不会给读者罗列海量的陈词滥调。很显然,他早已对论据进行过权衡、筛选与思量。

他断言现时的文化是“分裂式文化”。他的观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对大众负责的新颖观点。提到艺术形式时,他还说“艺术形式相科技之时而动”,并且表示电影很快就“可下载”了(由一台电脑移动至另一存储设备)。他还预言,不久之后,电影也会像书籍一样走入市场,科技的魔力正在为世人拉开新世纪的帷幕。最后,他总结说:“一旦上述现象成为现实,独立电影将取代小说成为21世纪的主流叙事手法。”

Teachout援引书籍销量的锐减与电影上座率的暴涨为例来证明这种论断:“电影已经取代小说,成为了30岁以下美国人的主要艺术表现形式。”他还说,时下流行的小说家,如Tom Clancy和Stephen King,“每本书最多能销一百万册”。紧接着,他说:“全国广播公司的栏目《干杯》的最终季就拥有四千二百万观众。”

显而易见,电影在数据方面胜出。“小说对‘社会交往’的影响力业已降低,”Teachout说道。不过,《大白鲸》或《红字》是否对那个时代的“社会交往”有深远影响,我却无法断定。19世纪中期最具社会影响力的小说是《汤姆叔叔的小屋》,《大白鲸》仅是一部小众型小说。

进入20世纪,文学巨著大都出自毫无大众观念的小说家之手。Proust与Joyce的著作诞生于文化没落期,并不适合现在身心浮躁的大众。

Teachout发表于《日报》的文章走的是大众化道路。像其他观察家一样,他也想发掘一股潮流。“据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在美国有55%的人用不到30分钟的时间阅读……电影取代小说可能并不是由于美国人愚钝了,而是因为小说使用的科技载体已经被淘汰。”

“目前,我们并不适应艺术形式与科技联手的世界,”他说,“不过,事实就是如此。随着科技的发展,艺术形式也容易被颠覆。”

科技固然能吸引满脑子先进的年轻人。在这个世界,还有其他不同的偏好:要随大流,即,最好成为广大观影团体的一员。况且,阅读是一个人的事,而观影却使你融入大众。观影者不仅享受着先进艺术,还拥有庞大的数量。如此一来,避免被科技淘汰的观念便深入人心;不管一个人多么与众不同,他也更加依赖科技的决断力。科技便愈加引人注目。

John Cheever很久以前告诉过我,是他的读者们鼓励他写下去的,他们从五湖四海写来信件。每当他执笔写作时,他总会念起那些远在他乡的读者和笔友。他说:“如果不是想起他们,我怕早已沉沦了。”小说家Wright Morris一直催我买一台电动打字机。他说,他很少关掉机器。“不写东西时,我就倾听电流的声音。有了伴,也就有了感应。”

不知道Teachout要如何在这种特例和其“艺术形式相科技知识而动”之间寻求一致。他有可能会这样辩解:这两位作家在某种程度上已与“广泛的文化影响力”隔绝了。至少,Teachout有一点值得赞扬:他觉得自己寻得了一条联结观影大众与文学小众的纽带。然而,他意在壮大数量:无数美元、无数读者、无数观众。

有一件事“人人”都在做——看电影,Teachout说。简直太对了!

退回到20年代,8至12岁的孩子们每周六都排队,花5分钱买一张票,观看上周六的危机是如何化解的。女主角在火车头撞上她的前几秒就惊险脱身了。接下来是新的故事,后来就出现了新闻短片和《小顽童》。发展到现在,有了Tom Mix参演的西部片,Janet Gaynor饰演的新娘与新郎幸福的阁楼生活,或者是Gloria Swanson与Theda Bara、Wallace Beery、Adolphe Menjou或Marie Dressler。当然,还有《淘金热》中的Charlie Chaplin。Jack London短篇故事的灵感就源于《淘金热》。

观众与读者没有什么可争的。读书的事,都是靠自己,没有人看着。读进去了,知识也是自己的。我们也能在书中发现或者营造一个充满幻想的世界。因为我们会读书,所以也学着写作。拿《金银岛》来说,先观看,再阅读,并不会让我混淆。看与读之间本来就不存在竞争关系。

在美国,还有更为费解的事。少数人却占了相当大的数量,几百万也不足为奇。然而,即使在读者群体里,仍有几百万人与众不同。他们可以说成是Cheever的读者。由于人数众多,他们无法隐匿。古往今来,全国各地的文学院都没能成功将之从书本或著作中排除。我与我的朋友Keith Botsford都强烈地感觉到,假使美国满是迷途的读者,他们中间可能也会有作家。

要想详细了解他们的状况,你只需发行一本像《文学界》这样的杂志。有了干劲后,那些寂寂无名的作家,也能在绝望中梦想成真。之前,有位读者在给我们杂志的来信中这样写道:“你们的杂志内容新颖,选材独特,给人一种真实感,而且不东拼西凑,不浮躁。”她注意到杂志里没有广告,还问:“不可思议,这能办下去吗?”而后,还说我们的杂志是“一剂解放每个人心中人性的解毒剂。”在信的最后,她写道:“老一代人理应找到一些事物,让我们回忆起自己的过去,展望自己的未来。”

这也正是我与Keith Botsford办“文化小报”的初衷。两年来,我们一直走在这条路上,像两个心怀幻想的怪老头,而且还觉得应对文学尽自己本分。我们不希望自己像慈善的社会空想家,当马匹消失后,依然如故地往市政厅广场的马槽里为马儿加水。

有多少独立且自发的文学鉴赏家和爱好者生活在祖国的边陲,我们不得而知。根据我们发现的星点痕迹推断,能与我们会和,他们很高兴,他们心存感激。他们还想要更多,而他们急需的,精妙的科技却给不了。(2802)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1

Post time 2010-7-28 16:51:24 |Display all floors
i adore the translator so much ,i must learning ,learning .......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4

Post time 2010-8-31 15:22:25 |Display all floors
翻译仍有些可以商榷之处:
1、不能翻译为“妾”。应该是“吾”。翁帆是杨的LP,怎么是妾呢?
2、翻译的格调过于凄惨。应该是绵绵的思念之情。之多有些怨,但也是情人之间的怨而已。
3、一些字句中文与英文有些偏差。中文有夺意之嫌。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1

Post time 2010-9-12 18:44:56 |Display all floors

will you do something for our country

Now in China, there are some people who actually are members from Monsanto company in U.S. and they have taken some very high place in Chinese Government are propagating massive production of GM rice in China.So our country are in danger!And so was all the Chinese people! If we let  alone those guys to do so,the Chinese people very likely will die off in some future time!
   In fact, those rascals are making fools of our government  all the time and on the other hand,  they just  cheat all the Chinese people!  They tried their best to let Chinese people to believe the the GM foods are harmful、 non-toxic and useful! Now many people had that belief already!
   There are just a little material about the GM foods which were translated from the western countries.And this want of materials give the chance for those guys to cheat our people and our government! So Will you  do something to save our country? Will you go to translate some material which are needed badly byour country? Only if we translate more such kinds of material,  can we disclose the conspiracy of thosehateful rascals !

Use magic tools Report

You can't reply post until you log in Log in | register

BACK TO THE TOP
Contact us:Tel: (86)010-84883548, Email: blog@chinadaily.com.cn
Blog announcement:| We reserve the right, and you authorize us, to use content, including words, photos and videos, which you provide to our blog
platform, for non-profit purposes on China Daily media, comprising newspaper, website, iPad and other social media accou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