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ews: 1836|Replies: 4

where is "Las Vegas" [Copy link] 中文

Rank: 4

Post time 2004-7-28 11:04:30 |Display all floors
is it a place ?that puzzles me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4

Post time 2004-7-28 11:08:22 |Display all floors

america

拉斯维加斯 Las Vegas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4-7-28 11:10:27 |Display all floors

yes

百万舞娘“聚”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女性图景

--------------------------------------------------------------------------------


女人在拉斯维加斯工作,要么铺床,要么就躺在床上
这座城市,住着100万舞娘
她们脱衣表演,她们也穿职业装,她们不过是蓝领而已
“你想到拉斯维加斯来找工作,你就得让自己与众不同点,”一个舞娘如是说。

拉斯维加斯,美国最奇异、最虚构,也最具魔力的城市。它以毫无顾忌地宣扬赌博、追求享乐而声名鹊起。

而女人和女人的身体成为这个城市仅次于老虎机的城市符号。这个城市,到处贩售着欲望的美学法则。在这儿,有种夸大的说法,女人在拉斯维加斯工作,要么铺床,要么就躺在床上。

这里的女人是怎样工作和生活的呢?纽约时报记者莎拉·科肖(Sarah Kershaw)在2004年6月初拉斯维加斯之诱惑系列报道中描绘了一位普通脱衣舞娘的日常生活。

罪恶之城的诱惑

对拉斯维加斯跳脱衣舞娘而言,这份工作或许可以成为谋得更好工作的跳板,但也可能就成为吸毒、酗酒、卖淫的深渊。

特里克茜在拉斯维加斯巴洛米诺俱乐部跳脱衣舞。这家俱乐部坐落在拉斯维加斯北部荒凉之地,两层楼高,红白相间的牌子上写着“巴洛米诺俱乐部——最好的滑稽表演”。

巴洛米诺是附近最早的脱衣舞俱乐部之一,1969年建立。它比其他脱衣舞俱乐部规模小,一般一周有50-100个舞娘,最忙的晚上这里有20左右的舞娘。其他俱乐部的舞娘每天晚上可能要和200多个女人在同一楼层表演,她们称在那里跳舞感觉自己和自助餐厅里的肉一样。

巴洛米诺脱衣舞俱乐部则相对舒适,是梦想家和流浪儿的家。俱乐部舞娘上班时间分别是在下午5点、晚上8点和10点。特里克茜上8点钟的班。只有有资历的人才能上这档班。因为生意最好的时候往往是8点钟。这个时候,俱乐部人声鼎沸;人气旺的脱衣舞女只要在舞台上走一走,演个把分钟,就会稳赚大把大把的小费。

特里克茜在这家俱乐部已经工作两年了,是这里的顶梁柱。她与俱乐部的老板,一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前警察有很好的私交。在处处是暗礁的俱乐部圈,没有警察罩着,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特里克茜说,自己在这里挣钱太轻松了,比干任何工作都轻松,以至于她不想做其他工作,一年她大约能拿个五十万美元。正是这样的想法吸引了大量的舞女来到这里;过去10年间,这座世界知名的“赌城”一下子冒出了数十家新的脱衣舞俱乐部。尽管很多舞娘抱怨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了,但不论老手还是新手,都很容易在近40家俱乐部里找到工作。

跳脱衣舞的女人多迫于生计,但也有许多出于内心的喜欢;特里克茜说在这里上班,女人如果不是为了钱,那就是为了让人注意,要么就是渴望得到“傻男人为看裸体就赶紧掏钱”的快感。

在巴洛米诺脱衣舞俱乐部,许多舞娘都有资自个的打算――成为演员、模特、好母亲、老师、儿童心理医生、兽医、律师。虽没有明晰的计划,但她们都满怀希望。

脱衣舞娘的双重生活

特里克茜的真名叫斯蒂芬妮·沃威尔,今年32岁。有时顾客扔来小费之前想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会告诉他们她其实叫詹尼弗。

她说,她在这里的一切都是伪装的――穿7.5英寸的高跟鞋,假金发、假绿眼睛、假睫毛、假深棕皮肤和假乳房。正是这些“假东西”、顾做姿态才使得特里克茜能在这里立足。要知道,在拉斯维加斯,还有100万女孩在做着与她同样的工作。

“你想到拉斯维加斯来找工作,你就得让自己与众不同点,”特里克茜说道。

特里克茜不仅是艺名,也是保护沃威尔小姐心理健康的屏障,还让她可以多拿点小费。特里克茜是典型的金发碧眼的女人,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她对人特别友好,显得有点傻气,喜欢很嗲地对客人说“早上好”的那种。不管时间有多晚,她都喜欢对客人说:“我们玩得高兴不是吗?”

做脱衣舞娘,特里克茜有一套不成文的自我生存之道――自我尊重、不许人侵犯的尊严,如何生财之道。

她很大方地把自己跳脱衣舞经验与其他舞娘分享,这包括如何冷酷地客人手中挤出他们所有的一切。“我们就象食肉动物一样,和其他人类没有什么区别。想得到食物有两种办法,恨男人,我指真正的仇恨;要么你将他们当作研究人性的对象。”她补充道,“你训练他们,就象对待巴甫洛夫的狗一样,刺激他们。”在环绕客户双腿的时候,她会警告客人把手乖乖放在沙发上,让他们相信自己就是舞会皇后。

特里克茜俘虏客人不超过一分钟。“第一,我快速决定我想要的对象;第二,决定将在这个人身上花多少时间;第三,要让这个人掏多少钱。总之,以最少的投资获得最多的金钱。”

而你别指望在特里克茜身上看到斯蒂芬妮的影子。斯蒂芬妮不会为了钱在陌生人面前毫不犹豫地脱光。斯蒂芬妮很单调。在家,她看辛普森家庭电视剧、读畅销书,是一个恋家的人。和平常人一样,斯蒂芬妮不跳环绕大腿的性感舞蹈。斯蒂芬妮比其他男人还会修理汽车;斯蒂芬妮打算用自己的真实姓名写本关于脱衣舞的书。

特里克茜(斯蒂芬妮)曾经在佛罗里达做过物业管理、健身训练和饭店服务员,也在一个小卫理公会教派的大学读过书。来拉斯维加斯是和她前男朋友一起过来的,但是后来又分开了。她的新男友希望去好莱坞当演员。他,现在24岁,在脱衣舞俱乐部里做滑稽演员。他们在城市的西区租了房子,她喜欢叫他爸爸,说男友去好莱坞的时候她也要去加州。

无论是特里克茜,还是斯蒂芬妮,她始终是个尖锐、敏感、活得明白的女人。一晚,在化妆间,舞娘们讨论着自己在台上的人品问题。特里克茜转向凯特――一个来自盐湖城,每周末到俱乐部上班的母亲说:“你不能用在这里挣钱的同一张嘴去亲吻你的孩子。这是为什么你要化妆、抹口红、掩饰自己的原因,你要带上自己的观点。”

赌城女性图景

美国内华达大学社会学副教授凯萨林·霍斯贝克(Kathryn Hausbeck)说:“这是一个充满女人的世界,到处都是关于性的标语,好女人、坏女人难辨真伪。”

前市长简·琼斯(Jan L. Jones)是第一任拉斯维加斯女市长,于1990年代担任了8年此职务。

她的经历听起来象一个“天方夜谭”。她做过脱衣舞娘。但她也是斯坦福大学英国文学的学士。目前,她是黑乐娱乐公司(Harrah)负责媒体和政府公关的副总裁。黑乐娱乐赌场是全世界第二大且是最好的賭博地方。

经常碰到有人问她是怎么从一个脱衣舞娘变成市长的 ,她已经习惯原谅人们提出这样错误的假设。这个问题在拉斯维加斯从来就不曾成为问题。

拉斯维加斯自100多年前开始扩张的时候,女人就在就业市场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女人就业率在这里比其他地方要高。2000年,妇女政策研究机构对美国近50个州及哥伦比亚区的女性就业调查表明,内华达妇女平均年收入为3.2万美元,居全国第三。

但内华达妇女就业层次不高也是不争的事实。在美国妇女管理和职业层工作的比例排名中位居倒数第二,仅在爱达荷州前面。内华达妇女做到管理层的女性仅占总人数的28.2%,而全国平均妇女从事的比例为36.2%。拉斯维加斯妇女的比率与内华达很接近。

除了做舞女,拉斯维加斯工作的女人还有各种身份——鸡尾酒会服务员、佣人、娱乐场所人员、广告助理、出租司机、建筑工人、社会工作者、小商人和兽医。

色情带来的纷争

色情业成规模地发展与泛滥,必招致负面影响,特别是对未成年人的身心伤害。霍斯贝克称,粗俗的性欲冲击着城市的主流文化,她把这种倾向称为美国的色情化。拉斯维加斯则是这股浪潮的先头军,而2004年,这个城市比过去更加色情化。

夜夜歌舞、灯红酒绿的烟花之地,不可避免要污染居家过日子的家庭的视觉和听觉。

2003年年末,拉斯维加斯社区游说团发起了一项运动——限制娱乐场所发展。他们对硬摇滚大饭店赌场(Hard Rock)的一个广告牌表示不满。广告上,一个女人脚踝正在其脱落的内衣旁边,在一语双关地挑逗着看客——准备好100美元做整晚的赌注。内华达赌博委员会也将进行听证会,对这条广告进行核查。

从1990年代开始,拉斯维加斯在琼斯的倡议下,发起了友爱家庭认同活动。他们要求将成人活动区域限定在一个新的场所。测算正在发展壮大的脱衣舞俱乐部和有裸体滑稽表演的娱乐场所、猥亵意味的广告牌和电视节目等的数目。

随着美国民权联盟开始评估第一修正案 这类带有性意味的广告在拉斯维加斯开始受到抨击。反罪恶之都社会活动家提倡广告庄重化,天真气、和友善。

麦克·威克瑟姆(michael Wixom)律师是拉斯维加斯主要街道广告牌委员会发起人,他说,“我渴望带孩子上学或购物时,不用看见那些强行进入我们视线的广告牌。我能关掉电视,我能关掉收音机,但我无法撤下一个有半个卡车大、距离我仅40步之遥的广告牌。”

琼斯认为,拉斯维加斯女人也对这类广告形象感到不满。“当广告不断形容女人非常无价值,即使是无意识地,也将悄然衍变成文化一部分。这将影响人们如何看待女性。”

舞娘们也深谙泥潭的限度。“刚来这的时候,我感觉很好,很适合这里。你觉得自己是在帮助别人度过美好的时光。但我怀念海滩,在这儿,感觉自己住在浴盆里一样,到处被山环绕。我喜欢海洋,我渴望住在世界的尽头,那里才是治疗伤口的地方。我观察过在这里长大的人,就象被扭曲了一样,是怪物。你能想象打小就在这罪恶的城市成长吗?”特里克茜坦言。

干满三年就立即走人——特里克茜感到自己身心俱老,离开拉斯维加斯已纳入她的计划之中。除了盘算离开的时间和计较攒下的血汗钱,她还得时时告戒自己,“在这里,不管做什么,就是不能赌博、吸毒。”

曾进,《华盛顿观察》周刊(Washington Observer weekly)第22期,2004/6/23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4

Post time 2004-7-28 11:36:20 |Display all floors

many thanks to you

thank you so much !i know a lot about Las Vegas. but another question to you where you find it and how to get it

Use magic tools Report

Rank: 8Rank: 8

Post time 2004-7-28 11:55:06 |Display all floors

fyi

http://bbs.chinadaily.com.cn/forumpost.shtml?toppid=124313

Use magic tools Report

You can't reply post until you log in Log in | register

BACK TO THE TOP
Contact us:Tel: (86)010-84883548, Email: blog@chinadaily.com.cn
Blog announcement:| We reserve the right, and you authorize us, to use content, including words, photos and videos, which you provide to our blog
platform, for non-profit purposes on China Daily media, comprising newspaper, website, iPad and other social media accounts.